首頁 > 歷史

七千七千人大會毛劉對罵&回顧歷史:七千人大會!

粉絲突破7000人,突然就想起了七千人大會,都是精英,記錄一下!

        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擴大的工作會議。參加會議的有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區黨委及地委、縣委、重要廠礦企業和部隊的負責干部7000多人(因此又稱“七千人大會”)。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是:總結經驗,統一認識,加強黨的民主集中制,切實貫徹調整國民經濟的方針。會上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

毛澤東和周恩來在會上

作書面報告和講話,初步總結了1958年以來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經驗教訓,分析了幾年來工作中的主要缺點錯誤。講話指出:當前經濟困難的原因,除了由于自然災害造成農業歉收外,“還有一條,就是從1958年以來,我們工作中的缺點和錯誤。”報告指出全黨當前的主要任務,是踏踏實實地、干勁十足地做好調整工作,并認為:“1962年是對國民經濟進行調整工作最關緊要的一年”,“我們必須抓緊”。

       毛澤東在會上作了講話,著重指出必須健全黨的民主集中制,必須在總結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的基礎上,加深對社會主義建設規律的認識。他在講話中作了自我批評。大會發揚了民主,開展了批評和自我批評,強調要恢復黨的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的優良作風,要健全黨內民主生活,加強集中統一。中央領導核心中的分歧并未解決,但在堅決貫徹執行“八字”方針,促進國民經濟的恢復和發展的問題上,對統一全黨認識起了積極的作用。

粉絲突破7000人,突然就想起了七千人大會,同樣都是精英,記錄一下!

中央向全黨發出了為劉少奇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成立了治喪委員會。由中央組織部牽頭組成了治喪辦公室
治喪辦事先制定好的撒骨灰的方案是:從北京起飛到青島送靈的專機于5月19日上午8點半從北京西郊機場起


我們離京時治喪辦負責人交代:周總理和其他一些領導人撒骨灰都是少數的工作人員和家屬子女為主,機關
他們說:河南鄭州市舉行了迎送骨灰的大會,鄭州幾萬市民在道路兩旁為少奇同志送行。這次活動是國家元
10點整專機在青島機場落地。劉源抱著骨灰盒,其他子女手抬遺像、花圈和王光美等人依次走下飛機。他們
有幾個十字路口群眾高聲喊著:“向國家主席劉少奇致哀!”“向王光美同志致敬!”“我們要見見王光美
11點101艦準時起航,此時放哀樂、鳴放禮炮21響,青島港內大小船舶汽笛長鳴,震耳欲聾,表示對劉少奇的

出了海軍碼頭,4艘護衛艦跟上了101驅逐艦,左右舷各2艘,成梅花型編隊護航前行。出了青島港灣,天空中
經請示王光美同意,放哀樂,全體登艦人員肅立默哀,開始撒骨灰。記者們見勢包圍了王光美和她的子女們



核心提示:正是上述因素日益發酵,1964年12月中央工作會議,毛澤東與劉少奇就社教運動的重點發生當面沖撞。
本文摘自:《快樂老人報》2014年12月11日16版,作者:佚名,原題為:《江蘇一把手“四清”中當面頂撞劉少奇》
 

在“四清”運動中,國家主席劉少奇派其妻王光美到河北撫寧縣王莊公社桃園大隊蹲點,并推出轟動一時的“桃園經驗”。正是圍繞“桃園經驗”,劉少奇與時任江蘇省委第一書記江渭清產生嚴重爭論,毛澤東與劉少奇的矛盾也隨之激化。

江渭清“頂撞”劉少奇

20世紀60年代前期,中國城鄉普遍開展了一場以反修、防修為宗旨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又稱為“四清”運動)。1964年6月,劉少奇帶王光美前往11個省市巡視指導“四清”運動,并由王光美介紹“桃園經驗”。當劉少奇到濟南時,華東局派魏文伯(時任華東局書記處書記)專程前往迎接,然后陪他到安徽。劉少奇一行抵達合肥后,魏文伯給江渭清打電話,說劉少奇對前一段“四清”運動很不滿意,在山東已發了脾氣,到合肥發了大脾氣,提醒江渭清做好思想準備。

7月14日,劉少奇來到南京,對包括江蘇省在內的“四清”運動提出了批評。對于劉少奇所說的“城鄉社教都沒有搞好”,江渭清認為江蘇不是這個情況。劉少奇說:“小四清”打了敗仗嘛!江渭清說:不能這么講。據我們了解,已經開展社教的社隊,60%打了勝仗,是有成績的。針對劉少奇所說“公社、大隊干部大部分爛掉了”,江渭清認為,基層干部多數是好的,江蘇沒有發現爛掉的社、隊領導班子。劉少奇說:你這是沒有下去,不知道實際。江渭清回答:我經常下去,對本省情況是知道的。毛主席也說干部的大多數是好的、比較好的。劉少奇問江渭清對王光美“桃園經驗”的報告有什么看法。江渭清說:符合江蘇情況的,就學習運用;如果不符合江蘇情況,就不照搬。劉少奇說:那你們江蘇就不執行了?江渭清回答:不盲目執行。

第二天劉少奇離開南京前夕,對江渭清嚴肅地說:你的意見是不對的。江渭清堅持原來的看法,這就引起了“頂撞”,劉少奇發了脾氣。

劉少奇回信批評江渭清
 

8月下旬,中央召開座談會議,劉少奇特別提到江蘇省漣水縣高溝公社社隊干部打擊報復社教積極分子的事件,強調要對“高溝事件”作“現行反革命處理”,要以此為典型,追上面的“根子”。

會議期間,劉少奇找江渭清個別談話,說他看到江蘇的一個通知說要“學習江渭清同志的講話”,批評江渭清:“為什么不學中央、毛主席的指示,要學江渭清的?”對于劉少奇的這番追問,江渭清極為緊張,他立即向劉少奇作了解釋。江渭清返回南京后迅速布置傳達劉少奇的指示,并親自下鄉蹲點。到9月8日,江渭清給劉少奇寫了一封信,匯報全省運動進展情況,還特別報告了根據劉的指示,正在研究處理“高溝事件”,并又一次就學習江渭清講話的通知作出檢討。
 

劉少奇9月30日就此給江渭清回信,批評江渭清信中“在任何時候、任何問題上,我們都必須學習中央、毛主席及中央其他領導同志的指示”等說法“不完全正確”,指出“我們的原則,是向一切有真理的人學習”。劉少奇解釋他之所以反對學習江渭清講話,是因為那段講話“空話連篇,基本上是一篇教條主義的講話”。劉少奇回信中還強調各級領導干部要“下決心長期下去蹲點”。

10月20日,中央發出《關于認真討論劉少奇同志答江渭清同志的一封信的指示》,要求在四清運動中開展“反右傾”。根據這一指示精神,各地領導干部紛紛投入到反右傾的斗爭中去,紛紛下基層蹲點。

毛澤東站在了江渭清一邊
 

對于劉少奇給江渭清的這封信,最初毛澤東持贊同態度。1964年9月和10月,毛澤東兩次肯定劉少奇反右傾的舉動,稱“你的信寫得很好,存在著的問題,正是要照你寫的那樣去解決”。然而到了1964年底,形勢發生180度變化。江渭清回憶:1964年12月中央工作會議期間,毛澤東問江渭清,劉少奇對他的批評,檢討了沒有。江渭清回答:作了檢討但不深刻,還要再檢討。毛澤東聽后說:沒有什么了不起,就是這么回事。你感到批評對的,就檢討;不對的,就申訴……

毛澤東為什么忽然轉變態度?結合1964年下半年劉少奇的一系列舉措,即可發現事出有因:(1)劉少奇宣稱,若不蹲點,則無資格做中央委員、省委書記等。1961年劉少奇在湖南寧鄉老家蹲點44天,而毛澤東從未蹲過點。(2)劉少奇宣揚,開調查會已不能接觸農村真實情況,而開調查會是毛澤東所創。(3)劉少奇批評江渭清將毛澤東著作當作教條,矛頭直指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潮流……正是上述因素日益發酵,1964年12月中央工作會議,毛澤東與劉少奇就社教運動的重點發生當面沖撞。基于這種背景,在江渭清與劉少奇關于“四清”運動的爭論中,毛澤東站在了江渭清一邊。 (摘編自《文史精華》《經濟觀察報》)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lluvb.tw/history/533258.html

二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