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馬大人胡同”的昔日滄桑

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北京東城馬當巷西口,有許多騾車,林語堂小說《北京的云》的開篇,讓老北京人對馬大人胡同的記憶有了一個角落。

北京“馬大人胡同”的歷史變遷


北京“馬大人胡同”的歷史變遷


北京165中學位于胡同西側,原名崇慈女子中學。


北京“馬大人胡同”的歷史變遷


中學早期校友繪制的學校圖


裕群胡同


“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北京東城馬當巷西口,有許多騾車,林語堂小說《北京的云》的開篇,讓老北京人對馬大人胡同的記憶有了一個角落。


馬大人胡同,今稱玉群胡同,東起東四北街,西至大佛寺東街。明朝時,這條小巷屬于仁壽巷。張覺收藏的京城五條城市小巷叫馬丁成人巷。在朱一昕的《清代京師坊巷志》中也提到了這一點。1965年更名為玉群胡同。不過,老北京人更習慣叫他馬大人胡同。


在馬當胡同西口,有一座王子故居:王府,先后成為兩所學校的校園。民國時期,又有三個大學生相依為命,這使得胡同大不相同。


民國景達王府校區


馬當胡同西口路以北的老宅邸被稱為清代中葉東城第一宅邸。這是清朝乾嘉年間的重要官員納彥城的老房子。納彥城出生在滿洲正白旗。乾隆后期,任工部部長、都通內務部長。在嘉慶,他是一個內閣單身漢和軍機部長。后來,他成為陜西州州長,甘肅州,廣東州,廣東州和Zhili州州長。道光十三年,那巖城去世了。同治年間,他的后代把房子賣給了尹。


寶珍是滿洲插白旗的人。當時,咸豐是內閣學士、禮部右侍、內務部部長等,當時任軍機部長、總理國務部長。Baozhen是Prince Gong Yixin的得力助手。退休后,他常陪同怡馨到西山旅游唱歌。


寶珍在大佛寺東街,離馬當胡同西口不遠。雖然有很多房子和庭院,但缺乏整體規劃和設計,所以很凌亂。所以他買下了那安城的房子。不過,買了房子后,寶珍并沒有住進去。


光緒十七年(1891年),保真死了,他的王位在閑置了十多年的新官邸里被封為圣。1900年庚子事變后,他的兒子景峰搬到了這里。作為一個仆人和內政部長,景峰的房子也被稱為“景達大廈”。有20多個庭院、亭臺樓閣、假山、游廊等。


1928年,該住宅賣給北平財商學校。


北平財商學院由北京基督教青年會原總干事格林、主任永劍秋于1914年創辦。費其和任校長。后來,學生人數逐漸增加,校舍不夠。1923,他搬到了武良成人Hutong(洪星虎彤)的36號校址。1928年,他買下了24號馬成人巷作為校舍,然后搬到了新址。這也是馬大人胡同辦學時期學校最繁榮的時期。


1937年秋,為節約經費,學校遷至密市街金峪巷286號。兩年后的1940年,該校被迫停課。北平財商專科學校成立20多年來,培養了一大批商務人才。


費其和校長(1879-1953)的經歷很有代表性。他來自通州縣,家里很窮。9歲時,他去了離家5英里外的教堂舉辦的免費文化課。他每天都去上文化課。冬天,班上一直下著雨雪。傳教士們被他的勤勞精神所感動,支持他到通州六合學院學習。1901,Luhe學院派費琦赫、香港湘西和其他學生到美國學習。費其和后來獲得耶魯大學教育學碩士學位。回國后,任直隸大學校長。1911年,費其和在北京基督教青年會智育部工作。他和他的總干事格林為金融和商業學校做了很多準備工作,后來成為第一任校長。


在該校培養的學生中,中國著名會計師、中國公共企業會計創始人之一余兆基(1892-1968)的影響更大。1914年,余兆基考入北平財經專科學校。畢業后,他留在學校教書。1922年,他去紐約大學學習。1949年后,他是中國公共企業會計的創始人之一,在中央財經學院、中國人民大學等高校任教。


著名作家唐旅順(1908-1985)也是該校學生。在他的散文集《老人》中,他記錄了在學校讀書時的一個有趣的故事:“那時候,北平財商學院在馬當巷買了一棟王公的舊居作為校舍。這座大廈的西花園被稱為“另一道防線”。山坡上有一座玩具大小的城堡。它類似于一個迷你地球神廟。它被稱為“墳墓”。據說在寺廟的一個小寶庫頂上,房子的主人和心愛的人葬在一起。”


百年來崇慈女子學校的變遷


北平財商專修學校離開馬當巷十年后,1947年,這座豪宅成為崇慈女子中學的校園。


崇慈女子學校創建于1870年,是北平的長老會女子學校。庚子事變后,學校遷到河北保定1901年,美國人加爾伯恩女士在北京原校址附近創辦了一所小型女子學校。高爾伯恩是這所學校的校長。1921年,科伯恩在美國籌集了大量資金,并購買了兩條胡同(現交口以北)的20號校舍。第二年,學校開設了初中部和幼兒園。1930年,增加了高中部。1947年,崇慈女子中學遷入東司馬成人巷。1952年9月,由人民政府接管,更名為“北京市第十一女子中學”。1967年成為一所混合學校。1968年改為“人民中學”,1972年改為“北京165中學”,至今已使用。


在一百多年的歷史中,這所學校培養了許多人才。如今,北京民辦君毅中學創始人、第一任校長段君毅在該校就讀。段君毅是段祺瑞的曾孫女。她和袁世凱的曾孫女、溥儀的侄女在同一所學校。段君毅至今還記得當年的校歌:“崇尚善良,勤勞端莊;崇尚善良,追隨東方,我們應該成為中國新女性的楷模……”


幸運的是,我上世紀70年代就讀于這所學校,我的一年級老師是陶華軍,他同時教數學。二年級的班主任是莫愛玲老師,她同時教英語。她的父母都是老紅軍。她高中畢業后留在學校教書。她比我們大一輪。與其說她是個老師,不如說她是個大姐姐。


值得一提的是,學校里有一項獨特的運動:冰球。上世紀二三十年代,冰球傳入中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由于場地和設備的限制,很少有人打冰球。北京只有少數高校成立了冰球隊,165中學是為數不多的開設冰球課的學校之一。隆冬時節,學校體育課在什剎海冰原舉行。當時,學校有幾百雙溜冰鞋供學生使用。


錢穆在北京的最后住所


在這條短巷子里,有三位著名的學者。他們是錢穆、張二天和張東蓀。


錢穆在北京時,他換了好幾處住所。1934年至1937年,他在馬當胡同西口租了一間房子,離張氏兄弟的房子很近。他在《師友雜記》中寫道:“當時我也認識張夢哲和東升兄弟。他們都在雁達教書,家在馬當胡同西邊的第一棟房子里。當時,我也住在馬當胡同,五間房子相隔。


張二天(1874-1945),字孟哲,歷史學家、詩人。上世紀30年代初,他開始在燕京大學漢語言文化系任教,后來因年高力弱成為哈佛燕京學會的專職研究生導師。他與歷史學家鄧志成(1887-1960)合唱詩歌,并印制了《懷菊詩集》。那是九一八事變。在《詩集》中,他憂國憂民時有許多感觸,受到當時人們的高度贊揚。


張東蓀(1886-1973),原名萬天,稱東蓀,張二天之兄。1930年秋,應燕京大學校長司徒雷登的邀請,張東蓀赴北平任燕京大學哲學系教授。1936,劉少奇以“陶上行”筆名給張東蓀寫了一封長信,闡述了日本抗戰救國的主張。張東蓀在第22期《自由評論》上發表了題為《關于共產黨的一封信》的劉少奇的信,之后張東蓀與中國共產黨取得了聯系。


錢穆在《師友雜記》中記錄了他們的軼事。熊十力和錢穆要么在公園里,要么在家里和張兄弟見面。如果他們在公園里,他們會坐在兩個地方的茶幾旁。熊十力會和張東蓀談哲學和時事,錢穆會和張二天談古籍和歷史。在張大哥家,錢穆和張二天在書房里,張東蓀請熊十力在書房里談。


1937年,北平許多大學南遷,錢穆隨北京大學南遷到長沙、湖南、昆明、云南等地。張東蓀受后方許多學校的邀請,舉家南遷。但是,張很虛弱,病得很重。沒有勞動,張東蓀和弟弟繼續在燕京大學任教。


1941年12月8日,日本憲兵包圍了燕京大學。張二天被困在雁達。張東蓀等人因“抗日”罪名被捕張東蓀受了侮辱,自殺以示抗議。幸好救援及時。


從那以后,張氏兄弟離開了馬當巷。1945年2月19日,張二天在北平西城大覺巷12號公寓病逝。


錢穆離開北京時,所有教研書籍都暫時存放在馬大人胡同的住處,由房東代為保管。他以為總有一天會把它們弄回來很難預測世界。錢穆離開北京后,再也沒有北上過。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lluvb.tw/history/1209498.html

二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