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崢嶸歲月】談新賓早期的滿族

新賓滿族的興起是在明朝,當時明朝將東北女真分為三大部:一建州女真,二海西女真,三東海女真(亦稱野人女真),這三部分女真人中以建州女真的經濟、文化最為發達。面建州女真所屬地理位置正是今撫順以東地區的新賓一帶。
明朝曾在建州設三衛,而三衛處

原標題:【崢嶸歲月】談新賓早期的滿族

新賓滿族的興起是在明朝,當時明朝將東北女真分為三大部:一建州女真,二海西女真,三東海女真(亦稱野人女真),這三部分女真人中以建州女真的經濟、文化最為發達。面建州女真所屬地理位置正是今撫順以東地區的新賓一帶。

明朝曾在建州設三衛,而三衛處所均處于新賓縣境內。建州女真大本營遷于新賓后,政治、經濟都有了新的發展。從15世紀中葉至16世紀中葉的百余年里,女真各部奴隸主之間兼并戰爭頻繁,曾幾度出現統一的趨勢,但直到努爾哈赤時期,女真各部才真正得到統一。

努爾哈赤(1559—1626年)姓愛新覺羅氏,生于赫圖阿拉(今新賓老城),25歲時父、祖被明兵所殺,他以此為主要口實,于萬歷十一年(1583年)利用祖父13副遺甲起兵討尼堪外蘭,開始統一女真各部。由于努爾哈赤采取了正確策略只用五年時間統一滿洲五部,1587年他在赫圖阿拉城建衙立法。1616年,努爾哈赤的勢力,北到黑龍江中下游及烏蘇里河流域,東至長白山東麓,南抵寬甸,西達撫順邊疆,除地處較遠的部分東海女真部落和依明為援的葉赫部以外,都歸其統一。這年正月初一,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城登基稱汗,宣布建立“大金國”(史稱后金),建元天命。努爾哈赤在統一事業上,推動了滿族社會的發展。

遠在努爾哈赤立國之前,生活在新賓地區的女真人主要從事農耕,農業生產逐漸發展為主要的生產部門,沿蘇子河兩岸,“率皆耕墾,農人與牛,布散于野”(《朝鮮李朝實錄·世宗》卷七十七)。新賓地區“田地品膏,則粟一斗落種,可獲八九石,”(申忠一《建州圖錄》)。糧食生產自給有余,并作為商品同明朝交易。據明代遼東檔案載,萬歷六年4月7日至7月8日三個月中,叫場(即覺昌安,努爾哈赤的祖父)等743人,先后七次到撫順馬市用糧食、麻布等物與明交換豬牛等物。糧食成為其輸出的重要商品。他們從事農業生產,以牛為耕力,不僅河谷平原開為沃田,在蘇子河、渾江流域,“至于山上,亦多開墾”。所種農作物有山稻(旱粳子),其他作物,劃“無不有之”(李民寞《建州聞見錄》)。秋收之后,改變過去窖糧之法,在赫圖阿拉城東門外,建了永久性糧倉,“共計一十八照,每照各七、八間”(《籌遼碩畫》卷首)。

努爾哈赤非常重視農業生產,曾規定出征不違農時,不許將牛馬拴在果樹上,不許毀壞莊稼。當時除讓人們自由墾荒種地外,還“例置屯田”,編莊,建立莊園制,積極發展糧食生產。天命元年(1616年),努爾哈赤號召人們種植棉花,紡織棉布,改變全靠外地供應的局面。在發展糧食生產的同時,也很注重畜牧業的發展,居住在新賓地區的滿族人,“家家皆畜雞、豬、鵝,鴨、羔、羊、犬、貓之屬”,養馬業更為發達,“六畜惟馬最盛,將胡之家,千百為群,卒胡家亦不下十數匹”(《建州聞見錄》)。“家家皆用小車,駕之以牛”。馬匹多用以戰爭和狩獵,亦作為婚嫁聘禮之用。后金畜牧業,至此時,得到迅速發展。

農業之外,采獵經濟也很發達,并占有重要的經濟地位,從《滿文老檔》、《滿洲實錄》、《明實錄》等文獻記載看,在建州地區(原新賓地區附近)盛產人參、貂皮、魚、蚌、珍珠各種獸皮、蜂蜜、木耳、松子、榛子、蘑菇、木材等等。他們在農閑或出征歸來之后,于不同季節,結隊上山下河,追捕野獸,挖參采珠,“車載駝負,不知其數”。1605年,由于明朝停馬市二年,致使女真人爛掉人參十萬余斤。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挽回經濟損失,努爾哈赤“不徇眾言,遂煮曬,徐徐發賣,果得價倍常”(《清太祖武皇帝實錄》卷二)。努爾哈赤發明的這種人參加工辦法,一直延續到今天,成為我們現在加工紅參的基本方法,對祖國藥材生產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在后金時期,手工業已從農業中分離出來,成為獨立的生產部門。早在明初,建州女真就有冶匠。至1599年,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城號令“始炒鐵,開金、銀礦”(《滿洲實錄》卷三)。當時目擊者在努爾哈赤赫圖阿拉住處看到:“甲匠十六名,箭匠五十余名,弓匠三十余名,冶匠十五名,皆是胡人(指女真人),無日不措矣。”明朝人記載,赫圖阿拉城北門外側鐵匠居之,專制鎧甲;南門外則弓人、箭人居之,專造孤矢。”僅北門外專造鎧甲的鐵匠所居房屋,就“延連數里、諸來朝鮮人李民實在赫圖阿拉城也看到“銀、鐵、革、草、木,皆有其工,而惟鐵匠極巧”(《建州聞見錄))頁三)。努爾哈赤很重視收攏工匠,給予特殊照顧。認為工匠“才是真正之寶”(《滿文老檔》天命六年六月初七日)。

后金時期的商業也有所發展。商人已從農民中分離出來,成為專業商賈。在努爾哈赤稱汗前,就曾派商人到各部做生意,同蒙古也常有貿易往來。1616年,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城鑄造“天命汗錢,發行貨幣,加快內部的商品流通。與明朝的商業往來就更多了,他們從赫圖阿拉等地到開原、撫順、寬甸、璦陽、清河等處馬市進行官私交易。不僅投放的商品品種多,數量大,而且易市頻繁,人數眾多。一次進入市場少者幾十人,多者數百人,以至千余人。頻繁的商業活動,給后金經濟帶來了興旺的景象。

參考文獻:《中國滿族通論》

文章來源于《經濟研究導刊》2015年12期,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

責編:佟德生

編輯:陳 爽

責任編輯: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lluvb.tw/history/1124589.html

二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