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原創 隋朝滅亡時有多慘烈?四位皇帝被殺皇后被擄,人口銳減三千多萬

文/格瓦拉同志
隋煬帝在位14年間好大喜功,憑借著其父隋文帝留下的龐大家底,不僅大事營建東都洛陽并遷都于此,還修筑長城、大運河等設施,為此不惜疲極民力,令天下苦不堪言。與此同時,隋煬帝還頻頻出巡邊塞、游幸江南,在勞民傷財的同時,也讓各地不

原標題:隋朝滅亡時有多慘烈?四位皇帝被殺皇后被擄,人口銳減三千多萬

文/格瓦拉同志

隋煬帝在位14年間好大喜功,憑借著其父隋文帝留下的龐大家底,不僅大事營建東都洛陽并遷都于此,還修筑長城、大運河等設施,為此不惜疲極民力,令天下苦不堪言。與此同時,隋煬帝還頻頻出巡邊塞、游幸江南,在勞民傷財的同時,也讓各地不勝其擾。當然,與這些作為相比,隋煬帝最為后世所詬病,并導致帝國迅速“崩盤”的舉動,無疑還是三征高句麗戰役。

隋煬帝好大喜功,給帝國帶來災難

從大業八年到十年(612-614年),隋煬帝舉全國之力三征高句麗,在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后,卻只贏得高句麗國王高元虛情假意的歸順,而整體局面卻未發生任何變化。更加得不償失的是,隋朝在整個戰役中犧牲掉數十萬軍人的性命,直接或間接死于戰事的民夫、百姓更是難以計數,而過度的征斂又幾乎摧毀國家的經濟,導致民間幾乎沒有活路可走。

三征高句麗給隋朝帶來的打擊無疑是毀滅性的,就在戰事期間,大規模的民變便已在各地紛紛出現,并逐漸形成以李密為首的瓦崗軍、竇建德為首的河北軍、杜伏威為首的江淮軍三大農民義軍集團。與此同時,各地豪強、軍閥也紛紛扯旗造反,使得當時的中國戰亂頻仍,局勢異常混亂。

三征高句麗形勢圖

面對著此起彼伏的起義和叛亂,隋煬帝越來越感覺到留在洛陽的危險,于是在大業十二年(616年)七月逃往江都避難。就在煬帝離開洛陽沒多久,李密便率軍進逼東都,而煬帝的表兄、太原留守李淵也起兵反叛,在攻占故都長安后,又扶立煬帝的孫兒楊侑為傀儡皇帝(隋恭帝)。由于北方的局勢呈土崩瓦解之勢,所以煬帝此番到江都避難,便再也沒有膽量回來。

隋煬帝逃到江都后,并沒有重整山河、禁暴止亂的志向,反而每日縱情于酒色之中,將國家大政完全拋諸腦后。然而隋煬帝雖然有足夠的“資本”享樂,但卻坑害了十余萬跟著他南下、備受思鄉之苦煎熬的關東健兒們,久而久之,軍中便出現大規模的逃亡現象。煬帝知道沒辦法留住衛士們的心,便用肉體消滅的方式來對待逃兵,希望能起到“殺一儆百”的效用,沒想到卻激起更加強烈的反彈。

隋煬帝最終在江都被弒殺

大業十四年(618年)三月,利用衛士們思鄉難歸的怨恨情緒,禁軍大將宇文化及、元禮等人發動政變,將隋煬帝縊殺在宮中。煬帝遇難時,年僅50歲。與此同時,叛軍還將留在江都宮中的宗室、外戚全部殺死,只留下了煬帝的侄兒楊浩(因與宇文化及之弟宇文智及交好,所以幸免于難),并將其扶立為傀儡皇帝。

宇文化弒殺隋煬帝后,隨即率軍十余萬,裹挾著楊浩及蕭皇后等人北上,聲稱要返回關中。在北返途中,早蓄異心的宇文化及公然霸占煬帝的后妃團,衣食起居跟天子沒有兩樣(“化及于是入據六宮,其自奉養,一如煬帝故事。”見《隋書·卷八十五》),正史本著“為尊者諱”的原則,雖然沒有明言蕭皇后的遭遇,但情況可想而知。

隋煬帝遇害后,隋恭帝等三位皇帝也相繼被殺

宇文化及行軍至河南境內后,屢次被李密擊敗,窘迫無計之余,只好率領不足兩萬人的殘余部隊逃往魏縣,并在此地弒殺楊浩,僭號為許帝。然而宇文化及僭號沒多久,便被夏王竇建德擊敗俘獲,隨即被押往河間處決,時在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年)閏正月。

宇文化及伏辜后,蕭皇后淪為竇建德的俘虜,但受到后者的尊禮優待,一年多后又被禮送至東突厥,依附于處羅可汗。蕭皇后留居塞北10年時間,直到東突厥被唐朝滅亡后,被大將李靖等人禮送至長安,又過了17年時間才去世。隋煬帝死后,蕭皇后先后依附于輾轉許、夏、東突厥、唐四國,期間備嘗艱辛屈辱,在皇后群體中極為罕見。

隋煬帝被殺后,蕭皇后輾轉流離多國

隋煬帝遇難的消息傳至長安后,李淵隨即逼迫隋恭帝“禪位”,然后自建唐帝國,并在1年后將廢帝楊侑毒殺。無獨有偶,就在隋煬帝遇弒后不久,留在洛陽的重臣段達、元文都等人便擁立煬帝之孫楊侗為帝(皇泰主),然而沒多久,軍政大權便被軍閥王世充奪取。次年(619年)四月,王世充逼迫楊侗“禪位”,然后僭號為鄭帝,并在1個月后便將楊侗毒殺。如此算來,在短短一年時間里,有四位隋朝皇帝遇害。

在亡國的過程中,隋朝皇室的遭遇固然很悲慘,但跟黎民百姓比起來,卻不值得大書特書。依照學者的統計,在大業五年(609年)時,隋朝的人口達到頂峰,官方給出的數據是907萬余戶、4685萬余人,但考慮到大量未納入戶口統計的人群,實際上的人口數應約為5032萬(見《中國人口史》)。

隋末唐初群雄割據圖

然而因為戰亂、饑荒、疾疫等原因,僅僅過了十余年時間,到隋朝滅亡時,全中國的人口數竟然只剩下200余萬戶、1500余萬人(戶口數見《通典·卷七》“末年離亂,至武德有二百余萬戶。”人口數則見《中國人口史》)!在這串枯燥冰冷的數字變化背后,代表著怎樣慘烈的亡國現實,由此可以想象。

史料來源:《隋書》、《北史》、《通典》、《中國人口史》等

責任編輯: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網立場,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alluvb.tw/history/1083298.html

二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